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手机赚钱 » 正文

「在家做手工活挣钱」滴滴美团前赴后继,结果赚钱的是哈啰

“融资老股东参与比较多,蚂蚁金服也在其中。”

虎嗅此前报道,哈啰出行在2019年年底完成了新一轮融资。但关于这轮融资,4月27日的哈啰媒体沟通会上,CEO杨磊始终没有透露资金金额与具体投资方。他称这轮融资除了想进一步投入新的业务与技术,还想补充公司的现金。

他强调,哈啰是一个独立的公司,支付宝是哈啰的大股东,双方的业务合作很多,目前通过支付宝使用哈啰单车的占比也很大。

沟通会上,哈啰高管披露了哈啰近期的动向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哈啰出行App在近期上线了“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消费入口,内容包含酒旅、餐饮到店业务,以及金融、车服、地图服务,悄然成为一个初具雏形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对于备受关注的新业务,哈啰执行总裁李开逐告诉虎嗅,本地生活是哈啰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不是具体的业务。目前哈啰在供给侧没有新推出具体的业务,本地生活服务的大部分内容都是由第三方供给。“目前是调整方向阶段,没有形成很大的团队。”

进入2020年,共享单车领域又燃起竞争的势头。王兴在年报会上表示,2020年旗下单车将全部换新;青桔单车4月完成两轮融资,总金额10.5亿美元;哈啰完成融资的同时,也在尝试本地生活新业务。

还有一个让人猝不及防的消息——哈啰预计2020年能实现整体盈利。

共享出行领域一直被盈利所困,规模庞大如滴滴,仍未实现整体盈利。如果哈啰在盈利时间上早于滴滴,那么就意味着,此前被低估了的哈啰,将一定程度上抢占行业规则话语权。彼时,共享出行领域的竞争也将进一步升级。

新故事

共享出行以高频、刚需的基础民生消费为主,因此成为疫后业务恢复最快的领域之一。哈啰透露,目前其业务呈现阶梯式复苏,订单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八成左右。

但疫情对具体业务的影响仍然存在。一般情况下,春节后是单车平台投放的高峰期,哈啰此前也发布了两款新车。可现阶段单车供应链尚未完全恢复,生产环节的劳动力缺乏,使得新车的生产能力受影响,投放进度也因此延后。

越是这种时刻,公司的现金流情况就极为重要。杨磊在现场确认了“现在是哈啰账上钱最多的时候”这一说法,还对虎嗅关于2019年年底融资的问题,做出回答。主要为以下三点:

一、哈啰是一家独立的公司。支付宝是哈啰的大股东,但公司仍然有自己独立的管理层;

二、哈啰与支付宝、阿里的业务合作非常多。比如:跟饿了么推出的各种能力,以及跟支付宝在城市周里的合作,今后的业务合作也会非常频繁;

三、支付宝为哈啰单车贡献了不少流量。作为战略股东,支付宝在九宫格上为哈啰提供的非常重要的位置(流量入口),目前有相当多的用户,通过支付宝使用哈啰单车。

充足的资金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性。哈啰转向本地生活服务,从过去的出行工具变成拥有查路线、乘车码、哈啰生活等综合功能的服务“九宫格”。

大部分用户来自下沉市场,其对应的本地服务,如中低端的酒旅需求,是哈啰认为自己可以有所作为领域。

从业务逻辑来看,出行本身和消费密不可分。共享两轮出行扩展了人们的出行半径,进而扩大消费者的生活和消费半径。以往的数据也表明,共享单车促进了社区商业的盘活,对城市夜经济等有很大助益。

但本地生活一直以来入局者不少,鲜有后来者对市场格局产生实质性影响。稳居市场老大的美团拥有着最匹配的用户需求和最大的本地生活流量,是从本地生活向出行领域扩张的典范。而哈啰恰恰相反,以出行业务为基础,向本地生活领域试水。

“流量不是万能的,流量能帮助平台触达用户,但产品能不能吸引用户,仍取决于业务本身的价值。这是基本的商业逻辑。否则,这些业务可能就被微信或支付宝这些用户排前三的超级App做了,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

杨磊认为,哈啰拥有一定的流量和用户基础,但会结合第三方做共享式,不会亲自下场做所有的业务供给。将自己不能做业务进行流量分享,以适应互联网下半场的节奏。

“现阶段就是做了些用户调研,以及通过改版的方式得到用户习惯协同效果的反馈。给用户提供更多的生活类服务,是现在基本认定的发展方向,但还没有在供给侧体现出具体要做的服务。”他称,现在哈啰出行App上的部分服务,很多都不是哈啰团队自己下场做的,暂时内部也没有形成规模化的团队。

顺风车“上位”

杨磊还透露,根据哈啰共享单车和助力车2019年的毛利,随着业务规模发展及效率提升,哈啰出行预计2020年可实现整体盈利。

上一篇:「能挣钱的游戏」罗永浩:锤子科技已失败,不再关注手机 我做直播为了赚钱还债并实现梦想
下一篇:「挣钱的项目」今日头条发文章/发视频一直审核中怎么回事,审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二维码